中華人民共和國製琴傳承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訂閱新刊 ▋


近年在全世界到處都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下簡稱中國)生產的琴流通在市場上,但,對於中國製的提琴了解大多只有止於量產琴的部份,一部份是因為量產琴的流通量最多,琴商在這個分野的利潤較豐厚,在低價的提琴市場裡中國琴幾乎攻佔全球的市場,甚至在義大利的克里蒙那(義大利的製琴發源地)也出售中國製的提琴(曾經有人從那兒買回中國的琴)。
中國琴有許多品質相當好的也有非常粗劣的,但無論優劣在中國本地的售價與在西方的售價幾乎可說是兩極,這中間牽扯許多流通上的關係,無法以這短短的篇幅就能盡述。
筆者未曾造訪過中國的製琴重鎮,北京,上海,或者廣州,這篇有關中國製琴承傳的文稿是依據一位旅居溫哥華的上海人,他從小住在上海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的前身是上海國立音專)圍牆邊,每天耳濡目染,腦海裡記錄了中國製琴的過去,在2003年春由筆者在溫哥華的琴室裡訪談摘錄以下內容。
文稿裡所提人名發音部份是較準確的,關於如何寫,就需要些時日再做考証了(如有錯誤處請來信指正)。
中國的製琴歷史裡一個重要的時間是在1959年,在上海由政府辦的提琴製作課程,並成立上海輕工業樂器研究所,在這組織成立之前提琴製作大都較為零散,沒有較有規模的工作場地,在首屆學生結束課程後,分別在上海,北京,廣州成立三個提琴製造廠,這三個廠都屬官方所有,他們分別是金鐘牌(上海),紅綿牌(廣州),北京(星海牌),這三個廠的師父後來成為三個流派,各自有自己的市場。
除了以上三個代表廠外,在1980年前,位於東北的營口市也有提琴製造的歷史,品牌是〞東方紅〞,也許是因位於東北,材料取得方便,因此這個牌子的提琴用材是最好的。
在1980年代,有位〞譚素真〞先生接受國家的委託到北美購得〞有名的琴〞,這些琴有些成為早期上海製琴課程裡的模仿琴樣,譚先生本人原來就在樂團裡擔任小提琴手,因接觸西方文化較早,也有些西方的友人,曾從德國購買製琴的工具,成為最早的製琴者之一,父親是醫生的譚先生家裡一直反對製做提琴,但他還是成為1959年上海製琴學校的老師。譚先生辭世於2002年。
廣東的紅綿牌,代表者是〞梁國輝〞及〞陳景農〞先生。
上海地方(包括江蘇)的金鐘牌,代表者是〞朱明江〞,〞華天成(上海音樂學院附中校長)〞,〞蔡生〞及〞黃挺直〞先生。
北京地方(包括天津)的星海牌,代表者是〞戴宏祥〞先生。
琴弓製作代表者是〞陳匡祥〞及其學生〞葛樹聲(目前旅居北美)〞先生。
中國在1983-1988年間,公費送出兩人到義大利學習製琴,一位是〞鄭荃〞先生,另一位是〞周修偉〞女士,目前得知鄭先生擔任北京製琴學院的院長(在中國想到他國習藝的琴師都須通過鄭先生的審核批准,方可拿到留學簽証),周女士的先生是〞宋歡〞先生,夫妻兩人目前居於維演那開設一家琴行,從事中國提琴進口買賣工作。
鄭荃先生於1977年下鄉在安徽與〞戴洪祥〞先生相遇,開始製琴生涯。
陳景農先生是第一位在北美拿到獎項的中國人。
朱明江先生師承梁國輝,外號小廣東,他也拿到北美的小提琴製作金獎。
近代有位〞高彤彤〞先生在意大利拿金獎,現居於北京。
1980年左右,在中國,一把小提琴的售價約是專業工人的十個月薪資, 目前畢業於北京製琴學院的學生,一把提琴售價約是一千元人民幣, 上海及北京製琴學院畢業的學生原來大都是報考音樂系,因為成績不甚理想,才進入屬於音樂系裡的製琴科,因此大都擁有拉揍提琴的能力。
上文內容是筆者友人提供的一點零星訊息,希望今後還有機會繼續添補,使得中國的製琴歷史更為清楚。

更正:(2003年2月25日)另一消息指出北京製琴學院的畢業生,目前製作一把新琴的索價是一萬元人民幣。

▋首頁 ▋讀者信箱 ▋訂閱新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