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小提琴的木紋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訂閱新刊 ▋


筆者曾在學習的過程中被小提琴積非而是的常識耽擱不少時間,如果依然將這些常識拿來製琴或者選購琴,就會掉入一個陷阱,變成井底的青蛙,看到的只有那麼小小的一片天。

表板的用材除了松木外,還有屬於杉木的,種類非常的多,但大多是針葉樹種,就同一種品種來說長在山頂與成長於山腰的木質是全然不同,長在水邊的更是有巨大的差異性,成長在山巔的受到日照的時間最長,能吸收的水分最少,年平均溫度最低,受風的影響最大,它有特殊的紋裡結構,適合製作某種偏向琴聲的琴,相同的理由成長於水邊的材料也有它的特性,利用這種特性,從另一個角度來考量不如說是將這種特性做延伸,延伸材料生來就具有的特質,這特質指的是什麼呢?
它是指木材的音響特性,包括重量,硬度即韌性,以上三個條件與木紋雖然有些關係,但並非絕對的關係,生長於同一個山頭的木材也許可從木紋(年輪)密度判斷木質的緊密程度,這個密度標準只能用在小小的一個區域,如換個山頭,或者說年平均雨量不同的地域,就完全兩樣了,因此,木紋密度不是衡量木質的絕對標準,它是區域性的。
為什麼坊間認為表板年輪密者為上選?年輪密實在視覺上讓人有結實的錯覺,結實的素材可製作較薄的響板,不錯,結實的素材可製成較薄較易震動的響板,但年輪緊密並不一定是代表材料的結實。
這可從先人留下的古琴看到,有太多的實際例子讓我們製琴者打開眼睛。

背板,背板使用的楓材大多選用具有虎斑紋理的,在視覺效果上比較討好,以發聲來說較頃向溫暖(深紋的素材在結構上較鬆),但它對音色的影響不如表板來得重,製做溫暖音色時容易變成聲音焦距鬆散,如果文理較淺(虎斑紋路較淺)即使製作的較薄也不容易發生鬆散的情形,但千萬不可依虎斑紋的深淺判斷材料的質地,楓木和松木一樣不同產地有完全不同的質地。 楓樹在成長的過程會受地下水影響產生深淺不同的紋理,在安定的地下水區域才有木紋均勻的楓材,這種深淺木紋的楓材與顏色均勻的楓材在材質上沒有兩樣,但如果採用漂白處理就破壞了木頭的質地,將來在發聲上會有問題的 ,漂白處理在大量生產線上常是固定的製做程序,為了美觀而犧牲樂器的發音性能實在是不可取的。

小提琴在大量生產時,商家多希望購入質地相同的木料,期待在品管時較容易控制,因此生產的琴就有統一的模樣,也可說有統一的木紋,出售琴的店家於是呼稱為這種木紋的琴是好的素材,這是銷售上的一個說法,也許就這樣成為一個常識,一個讓人迷惘的常識。

▋首頁 ▋讀者信箱 ▋訂閱新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