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板(表板)內看不見的力量/響板材料的選取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四弦所產生的壓力經過琴橋直接施力於響板上,響板吸收約四分之三的能量直接轉變為震動,琴聲的大小質地與響板的關係可謂密不可分,如何讓響板具有最佳效能的震動傳導,是筆者一直追求的目標。

早期筆者製琴總為響板的年輪寬度斤斤計較,後來才知道最重要的不是看得到的年輪寬窄,而是看不到的木質纖維走向,琴在被完成之後幾乎看不到細微的纖維變化,有的琴身在上完漆後呈現左右邊反光不同的情形,這就是木質纖維走向不同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的徵兆,因此,看不到的不用在意,真的不用在意嗎?,不,弦的力量不會饒恕任何被震動的琴板。

琴板的震動常因為天氣的變化改變受力的比例,因此造成音質的轉變,如何控制穩定的音質讓琴身能在任何的溫度及溼度下受最小的影響,又,在數百年間承受無數次膨脹收縮仍然控制在穩定的震動比例,這需要從原材料開始做起。

這種處理原材料的工作在現代幾乎不是在製琴師的手中完成,而是由材料商代為取材,材料商是以經濟效益為最先考量,所經過的處理過程常造成琴板受力不均的結果,當然也有認真的商家具備充足的經驗與知識,但筆者很遺憾的到今天仍然未曾遭遇。

因此,筆者只有自己執行取材的工作,像十六世紀的製琴師那樣,所使用的響板從伐木開始到海水儲存,淡水儲存等一連串的過程都經過確認及監視。 完成的素材,被用來製作成一小小塊響板後與鋼琴合奏時,期待在音質及音量上不被鋼琴那偌大的響板所掩蓋,更能勝任樂團前獨奏的使命,更期待數百年後琴聲依然健壯。

如果木材的紋理不是筆直的,琴橋站在琴板上的情形就如左圖一樣,由弦傳來的能量會沿著彎曲的木質結構,不平均的傳到琴板,進而產生不平均的震動。
琴橋站在曲面的板子上,像這樣的琴板就會產生溫度及溼度的音質落差變化。
這是最理想的狀況,這樣狀態的素材在製成弧形(響板的拱起)響板時,琴橋的施力與木質肌理成為完全的九十度角,震動能量的轉換不會因為斜紋而有所漏失。
這是原木取材的過程,經過劈刀的施力,原木沿著木質肌理(木頭導管生長的方向)斷裂,如果肌理有任何彎曲與瑕疵在此時將顯露出來。
左圖木塊的右側三分之一的地方出現深色的條紋裂縫,這是松旨留存的結果,這就是瑕疵,不能成為用材。
這也是瑕疵品,彎曲的木理在經過刀劈過程後展現來。
筆直的木理與彎曲木理的比較,中間的木理明顯的彎曲。
最後取得的提琴用材,每塊都是筆直的木理。


首頁 讀者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