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製琴比賽(倫敦行第一篇)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世界上有多少人在製琴,他們製作了什麼琴,有什麼場合可以相聚一起認識彼此,有什麼場合可以相互切磋,相互交流,又可以像打擂台般熱熱鬧鬧的分個高下。製琴比賽,在製琴比賽的日子裡是很熱的(心裡很熱)。

筆者喜歡製琴比賽,但不是每個比賽都參加,雖然希望每個比賽都能參加,但時間及精力有限的情況下只好有選擇了。

有些製琴比賽是和演奏比賽在一起的,在那個屬於音樂的日子裡可以看到,更可以聽到很棒很棒的聲音,通常在未進入決賽的演奏賽時,聆聽參賽者的演奏(努力演奏,一點都不打馬忽眼的認真演奏)通常不收半毛錢,筆者最喜歡這樣的免費欣賞,最大原因第一是不收費,第二是演奏者是拿出全副精神(目前演奏者認為最好的東西)詮釋音樂,也許坐在最好位置上的裁判有他們的評分標準,但身為製琴的人,心裡也有一把直角尺,衡量琴聲。演奏賽的曲目常被不同的參賽者反覆拉奏,相同的曲目由不同的“琴“及不同的“人“在幾天內供製琴者“參考“,這種絕佳的參考場合(在相同的曲目下),提供重要的製琴線索。

這次的比賽在倫敦,一個充滿各種族依的城市,她也是一個古老的歐洲城市,老的失去了維多麗雅光環(維多麗雅時代是英國近代史裡最繁盛的時代),世界的第一條地鐵就出現在倫敦,一百週年完工紀念日,正是筆者的出生日,她啊!比我早出生一百年。也許這一百年的歲月太久了,讓她有點髒髒的,小小的暗暗的,像土撥鼠挖的地洞,地上也不清理乾淨就請我們進去,不過這一百年前他們就決定要在這地洞裡開火車,了不起!

英國皇家學院收藏了許多值得收藏的琴,這次的比賽場地剛好選在這個學校,親眼看這些琴也是參加這個比賽的理由之一,立體琴身展現的是三度的空間感,而非圖面上的二度平面,許多死角沒辦法展現,只有親眼目睹,才能比較接近製琴者的心(意圖)。收藏的琴大都是響叮噹的名號,每一把代表一個時代的想法,也反應那個時代演奏家的需求,其中最值得提的是Stradivari(史特拉瓦利)在1734年做的琴(琴的名字是Habeneck Violin),史氏生於1644年逝世於1737年,這把琴是他逝世前三年製作的,也許畢生的經驗就反應在這把琴上,也許有許多想做而沒有做,在人生的最後關頭,不做會後悔的情形下,一股腦兒的全執行在這琴上面。F孔的形狀及安排可看出端倪,真的接近力學的理想狀態,是“真“的事情不做就要帶到上帝那兒了。


首頁 讀者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