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製琴比賽(倫敦行,邂逅,第二篇)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倫敦偌大的一個城市,住著許多人,每天發生許多事,他們吃什麼,看什麼?做什麼娛樂,他們忌諱什麼?電視的七點檔演什麼?這些比起那些古老的建築物更令人吸引,也許職業使然,從事製琴的筆者對聲音,對音樂,對樂器,多了一份關心與期待。
倫敦行除了製琴比賽之外認識當地的演奏者及製琴者也是此行的重要工作之一,與演奏者晤面可以知道住在倫敦的人偏好什麼音色,與製琴者認識可以彼此交流製琴或者提琴買賣的資訊。
此次的比賽活動中有項製琴觀摩項目,製琴老師將從前門下的學生招了回來,在一週之間複製一把十七世紀的琴,這把琴是要當抽獎的獎項,製琴室在這段期間開放參觀,筆者也在參觀的人群之中,平時很少有機會能參觀這樣的活動。
一把提琴由好幾個人分工,有人刻製琴頭,有人負責背板,響板與指板當然由另兩個人負責,琴室裡熙熙攘攘好不熱鬧,大人帶著小孩,媽媽帶著女兒,叔叔跟著阿姨都來共襄盛舉。 那,要看什麼呢?人潮?熱鬧?不是的,要看他們使用的刀具,要看他們使用的夾具,要看他們切削的角度,在這裡日本的鑿刀似乎很受歡迎,雖然不容易購得但一點也不減低它的魅力,看來除了國籍不同之外(使用的語言也不同),對工具的要求是沒有國界的。

製琴室裡有來自不同國家的製琴者,德國,荷蘭,法國等等筆者不知名的國名(年少時不好好讀世界史的結果,千萬不要像筆者一樣),這次參賽就有三十二個國家的製琴者,最遠的大概是墨西哥吧,沒有人因為自己的國籍而佔有絲毫上風,多位國籍不同的裁判不會因為這是自己國家製造而給較高的分數,如果此時有位人士拿著某國家製造的琴說這是某國製造的所以比較好要賣比較高價,相信只有那國家的製琴師會高興,其他三十一個國家的製琴師都會投以不以為然的眼光,像是三十一把刀子扎到發言者的身上,這裡,很多國家的人誰也不把國籍跟提琴扯上關係。

首頁 讀者信箱


圖片說明(順序由上至下)
1:琴頭刻好了,拍照留念,除了琴頭外,作者也要一起。
2:安裝琴頸嘍,大家圍觀,不知道作者心裡怎麼想?(等一下問問他作何感想)
3:從北邊趕來的弟子(坐火車要兩個小時),認真的執行老師交代的工作。
4:據說他是位非常知名的製弓名家,現在住在牛津市附近,趁這個機會請教幾個製弓的觀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