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製琴比賽(倫敦行,櫥窗裡的琴,第三篇)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製琴所使用的素材,每一塊都有他們予生具有的特性,就像是生命來到這個世界時上天所賦予的特質一樣,不可抹滅也無從漠視,但是現在的人們卻常忽略個體的特性以數量來衡量工作的成就。
有些製琴行業的友人相聚,常對一個問題,一個經常被詢問的問題提出不同的看法,這問題是“請問您一個月生產幾隻琴“,同樣是詢問製琴數量的另一個說法是“請問您製作一隻琴需要多久時間“,相同的是詢問製琴數量,提出問題的人在心中已經先有了對提琴價值的評判,先前提出“請問您一個月生產幾隻琴“的人可能是抱持著“量產“的想法,提琴的形狀顏色都相似的情形下,只要統一規格使用先進的機器不就可以大量生產了嗎?那時單位造價就可以降低,如果售價相同不就有好的利潤?另一個詢問是“請問您製作一隻琴需要多久時間“,如果拿相同的詢問方式面對以大量生產為目的的生產線管理者,那是一種諷刺,因為他從不以一隻琴作為生產的考量,從遴選原木製材開始就是要製作統一格式,在規定規格內的提琴,小規模者幾十隻,較大一點的規模上千隻,有了數量才看得到利潤。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量產是人定勝天的做法,但相同的製琴也有人持不同的看法,就像人品一樣,每個人都有他予生的特質,有些會強些,有些項目會弱些,有人反應靈敏但少了份持穩,有人忠厚穩重但好像缺少了一點機靈,木材也是如此,向著南面的木材總是筋肉發達但取不到整段的清材(沒有長樹枝的原木,原木裡就沒有“眼“,謂為清材),反而是北面難以接受陽光照射的木材有著很高的取材率,雖然沒有像南面材有力氣,像南面材樣健康,但貧弱的裡子外是柔順的外表,年輪細密的叫人憐愛,無論質地如何每種製琴材料都擁有像人們般的特質,反應靈敏的人才不要請他擔任守成的工作,忠厚的人不可安排創新的差事,要將適當的人放在適當的職位發揮他們的特質,如此整個運作才會更為順暢,製琴也是如此,適當的材料用在你所要的聲音上,不可違反素材的特質,因此製琴是以一隻為考量的單位。
此次的製琴比賽在會場裡有很多很多的製琴師相聚,這些兢兢業業的製琴者付出莫大的努力希望在比賽裡得到褒獎,無論結果如何,手裡握著他們的琴總有幾分溫熱在心裡淌著,甚而捫心自問,像他那樣自己做得到嗎?用琴聲渲染你的情感。 有位年輕人(製琴師)站在琴櫃的彼端,熾熱的眼神裡有份敬畏,面對十七世紀史特拉瓦地的遺作,好像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方法取得溝通。
會有人詢問史氏“您一個月量產幾隻琴“嗎?

首頁 讀者信箱

圖片說明(順序由上至下)
1:熾熱又敬畏的溝通方式
2:平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