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琴(演奏家 Elmar Oliceira)製琴者與演奏家的交流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下面的網址是Elmar的專屬網站http://www.elmaroliveira.com/
關於這位演奏家的經歷在上述的網站內有詳盡的介紹,此文不加累述。
製琴有高低之分,演奏也有層次的區別,就像金字塔一般,有人是在下面,有少數人站在頂端,永遠是下面的人多而上面只有寥寥數人。
站在頂端;要有驚人的能耐,無比的毅力,不懈的努力才能擁有這殊榮,才能令人尊敬,他;Elmar Oliveira 是令筆者尊敬的演奏者之一。
在平日的場合只能在演奏會上聆聽他詮釋曲子,遠遠的不容交談,這次他來溫哥華演奏,U.B.C.大學請他指導學生,這是一個雙向的交流機會,筆者提著琴懷著不安的心情,來到大學裡的演奏聽跟著教授和學生們坐在觀眾席上,聽他指導學生,等待他試試我的琴聲。
職業的演奏者擁有一雙銳利的耳朵,鑑別琴聲是否與心中所要表現的聲音相符,他們不屬於製琴的範疇,但對內心發出的聲音卻無比的忠實,因此當他們詮釋心底的聲音時提琴的性能就必須符合那聲音的要求。
有經驗的製琴者往往改變些許要素進而改變聲音(震動)的性格,期待琴聲能符合演奏者的要求,同樣是小提琴的形狀在平常人的眼中並無些許差別,但在擁有金耳朵的演奏者心裡卻千差萬別,有些對他們來說可能只是“盒子“一個製作精美的盒子,有的琴卻能幫助他,或者說促使他更上層樓。
筆者身為製琴者,但不認為同時擁有如Elmaro樣的心,手中的琴要請他指教的不是琴頭刻的好不好,琴身美不美,而是筆者心中的聲音與他心底的聲音有多少距離。

此時他就站在台上,台下除了我,還有其他的製琴家,當然也有音樂系的教授學生們,大家排隊,有人請他簽名,有人請他試琴;該輪到我了,雙手捧上第一把琴,當琴弓搭上琴弦,心裡開始數,張大耳朵仔細聽,數他拉了多少時間,聽演奏聽裡的迴響,使用多少時間表示他心裡是否中意這琴聲,大多數的演奏者如果不中意可能拉了兩三個小節就停下來,如果喜歡就會試拉不同曲風的樂段,琴的震動在演奏聽裡彈跳著,忽高忽低;時而緊繃時而鬆軟,像烈酒般濃烈,像小溪般涓涓而流下,忽然;聽到的不是琴聲,是掌聲,從聲音的圈圈裡硬生生的拔出來,原來周遭的人都在鼓掌,只有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因為那是我的琴。
迎著他的笑容遞上第二把琴,看著他再次直起身子望望站在台下的我,又開始第二次的試煉。

時間總是有盡頭的,除了些許鼓勵的話語,當“GOOD"這個字從他口中說出來,筆者遭受的是其他製琴者銳利的目光,抬頭與低頭都不是的我,心裡想著自己的堅持與努力有著些許的共鳴;就像琴箱一般顫動著。

附圖解說:由上而下
一:Elmar Oliceira先生的簽名與筆者的琴。
二:第一把琴,表板是由單板製作,背板由左右雙拼而成,響板拱度採用較古典的方法計算,琴箱長度355釐米。音質溫暖而甘醇,理想震動所需驅動力道小,發聲容易。
三:第一把琴的正面及背面圖。
四:第二把琴,表板及背板都由單板構成,琴箱長度355釐米。音質結實清亮,理想震動所須驅動力道較大(拉奏時琴弓較靠近琴橋),適合大場所演奏。 五:第二把琴的正面即背面圖。
六:第一把琴的細部正面放大圖,可點選放大。

後記:照片的顏色與實際的顏色有些許偏差,請包含筆者的攝影技術。

首頁 讀者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