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的迷信 (撰搞: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筆者很希望能夠迷信一種琴橋(某一種能夠解決並滿足聲音震動的琴橋),或者說迷信一種琴弦,只要選擇這種橋或者琴弦就可讓聲音的質或量達到一定程度的豐富感。
迷信這字眼帶有輕蔑的語氣,意思是說真實不是這樣的、但是被信以為真,它又有些宗教的味道(筆者不對任何宗教存有批評之意),好像說相信是不可以的,但,如果有這麼一種琴弦或者琴橋能夠解決、提升琴的音質音量,那麼筆者也願意冒著迷信的指摘,成為服膺者。
最早的擦弦樂器,弦的材質主要是由動物的小腸纖維來構成,將小腸的纖維分成好幾股捻製而成,這種弦的主要特徵是重量輕,只要些許拉力就可以有一定的音高,但是弦的抗摩擦係數小,容易斷裂,又本身是由動物有機纖維組成,對環境的溫溼度敏感,導致演奏途中因為手的溫度及汗水改變音高,因此這種自然的,有機的弦朝著容易使用的方向被不斷的改良。
關於弦首先最大的發明就是在動物纖維的弦上纏上銅線,也就是將原本的弦包覆層較重的物質,這種包覆的材料在早期是以銅金屬為主,到今天除了銅之外有鋁、銀、金、鈦合金、等等(大都為復合金屬材料,例如鋁,並非純鋁,而是混有其他稀有元素),中提琴及大提琴用弦甚至在同一根弦上包覆兩種材質,為什麼?
最主要的就是改變弦的拉力,越重的弦它必須有更大的拉力才能達到預定的音高,如果弦的重量輕,那麼在達到一定的音高下它就不須那樣大的拉力。
弦的演進片面的說可解釋為弦重的變化,在固定音高下有不同的拉力值,越重拉力越大,越輕拉力越小,拉力大的弦種能發出較大的音量,對外力(弓的壓力)也較能清晰的反應,較輕的弦雖然失去較大的音量但震動的內容較為豐富(偏向是早期的羊腸弦),當然這裡只有對弦重做片面的解釋,琴弦還有其他的要素左右他的震動。 相同的道理在琴橋也是這樣。
了解改變震動的因素就無法拘泥於某一個特定的弦種,我們可以在音箱及琴頸角度固定下更改琴的拉力值(更換不同的弦),進而達到預設的音質。
每一把琴的最佳承受拉力都不相同,就像是每個人的骨頭架構都不相同一樣,有人可以舉起五十公斤的重量,但對某些人,五十公斤是無法承受的,相同的弦在某一把琴上是理想的,但對另一把琴卻是不可以的。
某個廠牌的某個等級的琴橋對這把琴是適合的,但不是所有的琴都適合這種琴橋。

筆者很希望有那麼一個生產琴橋、琴弦的商家能夠提供一種萬用的弦、萬能的橋,並且服膺它效忠它。
但是,沒有。每把琴都是不同的,找出這隻琴的特質,找出適合它的弦與橋就是製琴者的份內工作了。
迷信,筆者身為製琴者、迷信的應當是在重量、張力、震動之間的科學吧!

首頁 讀者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