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可博克提琴使用者的一封信 中文翻譯 (撰搞:Wendy Shih 翻譯者:曾 建勳)
首頁 讀者信箱


我的名字是Wendy Shih,在一個音樂家族裡從四歲開始接受音樂教育,目前擁有小提琴,鋼琴及長笛的 ARCT Diploma 最高級認證。同時接受 University of Victoria的獎學金,目前受到親人的影響,著手於生物學,針對可以讓人類帶來希望的藥物盡一份心力。

在學習演奏小提琴的過程裡,曾經陪伴我七年的中國製手工小提琴無法達到我的要求是確實的,常常讓我的演奏陷於嚴酷的條件下,要達到必要的聲音及效果非常的困難,常常是不可能的,從那個時後我就開始尋找一把心目中的琴。在我的小提琴教師介紹下與雙親討論後我們決定拜訪曾先生的工作室,並於當時訂下一把屬於我的小提琴。

在等待的期間裡,曾先生對於製作一把適合我的琴,於琴身的尺寸有各種考量,他確認了我的手掌大小,下巴形狀以及肩部頸部的關係,還測量了我目前使用的提琴琴頸尺寸。過程裡熱心的說明了音波的形成及評價的基準。

小提琴製作完成之後,我對曾先生的提琴與原來在我手中七年的中國製手工琴做了觀測。曾先生的琴讓我感覺非常的熱情而且又大又厚,但是,不是那種笨重的聲音。簡單的說來,G 弦的發音非常好,稍強的感覺,尤其在高把位(第五把位以上)很容易表現出來而且不曾沙啞而粗糙,在適切的弓壓下很容易的能做出豐富的泛音。尤其在和音演奏時,共振的效果更是明顯,而且很容易操作,這使得提琴調音變得非常簡單,高音弦E 的氣氛是很明亮美麗的,通常明亮的琴聲容易流於纖細但她卻是非常濃郁,這使得演奏甜美樂風的樂段時變得非常容易。 與八年級時購入的中國製小提琴比較,曾先生專門為我製作的小提琴,聲音非常的厚實,而且擁有敏感銳利的特性,鮮明的聲音讓控制音符的過程變得更為簡單。舉例來說,以前在演奏 Lalo 的 Symphonic Espagnole Allegro non troppo 樂段時那種甘甜醇美的發聲要求,讓我必須付出更多但常常無法實現,如果使用古老的提琴也許能得到更甘甜的音質,在A弦能夠更透明。但是,曾先生為我製作的提琴讓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得到我想要的效果,尤其在E弦那種透明的音質效果不是言語所能簡單形容。

由曾先生特別為我製作的小提琴擁有微妙的大音量,那種巨大的聲音裡卻沒有吵雜的成份,在我使用古老提琴的經驗裡,每次在拉奏大音量時那種吵雜的聲響讓我滿腦子充滿警告,這樣的問題在曾先生所製作的提琴裡完全觀測不到,所以我在完全沒有壓力下可以簡單的盡情演奏。從前我持有的提琴還有一個重大的問題,那是屬於音色高頻的部份,這有關於在大型演奏廳演奏時接近舞台的聽眾與後面的聽眾所聽到的聲音,通常離開舞台越遠所能聽到的提琴音量越小,細節的部份越不清楚,這個問題在使用曾先生的提琴時變得不令人擔心。

與我在一起七年的小提琴相比較,曾先生為我製作的提琴在品質及能力的重要差異上,音色,情感的表現裡有著容易控制的特質,對我來說駕駑這把琴就像是遊戲一樣。曾先生為我製作的提琴讓我能夠自由自在的運弓,而且覺得愉快而舒適。

 

翻譯者:此翻譯經過Wendy過目並取得允許,方才刊出,日後有可能依據元撰稿人的意願修編內容。

12

3

首頁 讀者信箱